曄嵐

不知道自己在幹嘛

兩篇短篇

一篇之前畫成圖了,另一篇覺得暫時不會畫成圖但是想混個更¯\_(ツ)_/¯

#隨筆1

「你的嘴扁得都可以掛個衣架子了,小鬼就是小鬼,什麼事都可以哭唧唧。」

「沒有...!我才沒哭!」

「喔?你眼睛流出那兩條是什麼?」

「那、那是因為!剛剛有沙子吹進眼睛!」

看到對面的小孩使勁用袖子揉著雙眼,試圖湮滅證據,Wade忍不住嘆了一口氣,把人攬進懷裡。

「屋子裡怎麼會有沙子,小笨蛋。」


懷裡弱弱傳來反抗聲「你的房子這麼髒......說不定真的有啊。」

然後Wade報復性地把他的頭髮揉亂。



#隨筆2
這是看了三百給的喝醉松鼠影片冒出的腦洞真是對不起大家(幹

「Fxxk...竟然敢賣酒給你這個小寶寶喝,這家店是不想活了」罵罵咧咧地將醉醺醺的男孩從酒吧拽出,死侍對裡面的酒保比了中指,隨後將大門甩上。

「他當然會賣給我啊,我是蜘蛛俠!」在一旁嘟嘟囔囔的男孩聽到他的話,挺起腰桿拍拍胸膛...接著整個人倒向一邊,Wade眼明手快地接住。

「省省吧蜘蛛寶寶,瞧你這樣子連路都走不直。」Wade在面罩下大大翻了白眼,認命地扶起暈乎乎的男孩,帶著他往自己的安全屋的方向。從自己攤上這小子的時候開始,就註定得當他的保姆。

不料男孩突來的力氣掙開了他:「不用!我可以自己回家!」不聽Wade的勸阻,自顧自地攀上附近的大樓牆壁。

「小混蛋!你給我下來!」Wade氣急敗壞地大喊,只見男孩利索地越爬越高,他氣得想拉男孩的腳踝下來,又怕人真的摔下來,只得在下面眼巴巴地顧著。


大不了自己給他當一回肉墊了,Wade咬牙看著越想越高的身影。

正這樣想的時候,他便看見男孩抓著牆的手一滑,整個人往後倒。Wade的心臟喀噔一聲跟著下墜,雙手張開就等接人。

結果男孩往後倒......然後腳還黏在牆上。整個人頭下腳上,倒吊在那晃呀晃地,還沒等及Wade的小心臟提到喉頭,他突然翻身、雙手雙腳重新黏在牆上,登登登地爬下來。

做了雲霄飛車的心臟還沒平復,Wade怒氣沖沖衝上前就要給這不知好歹的小子一陣痛罵。

突然小子「咦」了一下,迷迷糊糊抬頭問Wade:「Strange先生在這嗎?」


什麼?

Wade胸中的熊熊大火被這沒頭沒尾的問題嗤地滅了,瞠眼了半天,乾巴巴地擠出話:「沒有,為什麼問這個?」

男孩搔搔後腦勺「我明明是往上爬啊...為什麼會回到地上?」

「......」



Ps.認真思考過如果今天沒有賤賤陪著,小蜘蛛就會跟喝醉松鼠一樣一直在那個牆上爬耶!(幹

评论(2)

热度(59)